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格力废标内幕是否有串标围标之嫌

发布时间:2021-01-08 02:12:51 阅读: 来源:二氧化氯发生器厂家

突然曝出一场“民告官”的官司,素以行事低调著称的格力摇身一变,被誉为“孤独的斗士”。格力为何会选择如此激烈的方式?围绕着整个招标案,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我不是站在格力这一边,我就以自己人大代表的身份来看,这次莫名其妙的废标,里面肯定有问题。”坐在记者对面的董明珠,情绪微微有些激动。她所执掌的格力集团,最近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在业界,格力状告广州市财政局的案件,甚至被称为“反政府招标潜规则第一案”。

突然曝出一场“民告官”的官司,素以行事低调著称的格力摇身一变,被誉为“孤独的斗士”。格力何以会选择如此激烈的方式?围绕着整个招标案,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对于这一切,外界众说纷纭。当记者深入格力内部,才发现事情远非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纷纷扰扰“民告官”

12月31日,2009年的最后一天,地处南国的广州也能感受到些许冬天的凉意。下午3点,广州格力法务部经理陈勇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了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现场的气氛十分庄重,进门四道关,工作人员把来者的手机等随身物品全部搜集了起来。6名法警依次而立,许多到场的记者都被挡在了法院大门外,难以一窥法庭内的情形。

这天的开庭,是对格力就之前在一次政府招标过程中,以第一中标候选人的身份突然被废标,从而状告广州市财政局“行政不作为”一案进行宣判。不过,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法院的判决并没有涉及到案件本身任何实质性的问题,而只是称“格力告错了对象,驳回诉讼请求”。

“既然已经立案,何来的告错对象?如果说告错了对象,又为什么不早点驳回?现在与我们沟通了,也审理了,开庭已经两个多月时间,同一个法院居然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判断。”陈勇感到十分不解,“只能说,法院也许是在回避问题。”

长达数月的诉讼之路,等来的却是推倒重来。突如其来的一切,让陈勇一下蒙了。当法官宣读完结果后坐下,问他:“原告有没有什么意见?”陈勇只能很黯然地回答:“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而当法官问及被告意见时,广州市财政局委托代理人宋国宝从怀里摸出一张纸,不疾不徐地打开念了起来:“此判决体现了法律的公正,体现了法庭的正义,体现了法官的正气。本判决是一个义正压邪的判决”、“事实是改变不了,证据也改变不了,依据也是改变不了的,所以结果也改变不了”……

“在格力以往的招标中,经常以比别人更高的价格中标,因为我们的产品品质要求更高,成本也更高”。对于这个判决,格力总裁董明珠感到义愤填膺:“这次这个项目,我们的报价是1700多万,而对方的价格是2150多万。格力的价格更低,反而没中标。那么请问,格力是不是必须多要400多万才能中这个标?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面对董明珠的质疑,宋国宝针锋相对:在番禺中心医院采购项目的投标中,广州格力仅仅是第一中标候选人,并不是说最终就是中标人。格力产品从一开始就不符合招标要求,所以最终未能成为中标人。

格力几个月来锲而不舍地穷追猛打,也让广州市财政局不胜其烦,局长张杰明明确表态:“格力是在借机炒作,以省几百万元广告费。”

“第一,格力不需要炒作;第二,就算是炒作,你为什么要给格力这样的机会?”董明珠更是尖刻地讽刺:“人不怕犯错误,就怕你犯了还不肯改。之所以现在才告上法院,是因为我们当初太相信他们能改正自己的错误,但这次的确让人有点失望。”

双方的争端从法庭辩论漫延成为口水战。那么,在所有纷扰的背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离奇废标

2008年9月,计划投资4亿多元的番禺中心医院开始公开进行项目招标。其中空调安装这一块,分为三个子项目:医技楼、住院部和门诊楼。事实上,这一空调采购项目绝非寻常。其采购方是广州番禺区历史上最大的公建卫生项目,也是广州市的重点建设工程项目,总建筑面积达18万平方米,医院设置床位200张,日门诊量为5000人次。据报道,医院一期实际总投资迄今已经高达9.8亿元。

格力广州销售公司经过周密筹备,决定对该医院的门诊楼进行投标。门诊楼变频多联空调器设备采购及安装,包括室外机314台,室内机1198台,政府预算为2220万元,格力报价为1700万元。

接下来的事情一帆风顺,提交标书,交纳项目保证金。2008年11月4日,项目评标委员会进行评标,从技术、实物、价格三个方面对所有的竞标企业综合评分。凭借比所有对手都低廉的价格,格力不出所料成为第一中标候选人。

由于评标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一般而言,在招标过程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采购人无权推翻它的结论。于是,番禺中心医院的采购代理机构——广州市政府集中采购中心一方面给广州格力发去了“预中标”的通知,要求格力将营业执照等资质证明原件拿去确认;另一方面,要求采购人——番禺中心医院进行确认。

可接下来发生的变故,却令格力猝不及防。采购人方面对于格力中标一事迟迟不予确认,称其标书未能满足项目要求的某些条款。“事实上,我们的标书上有具体的产品参数,如型号规格等与之相对应,我们肯定是能够满足招标要求的。”陈勇说,为了说明情况,格力回发了一份情况说明函,指出标书中哪些地方对应着院方的要求。

为了核实情况,2008年11月18日,番禺区财政局政府采购办决定由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重新组织原来的评标专家,对该项目进行复审。没想到这第二次评标,专家们却得出了与第一次完全相反的结论:格力的标书不符合要求。三天之后,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了中标结果:第一中标候选人为废标,项目顺延给第二中标候选人——广东石化公司,其以2151万元中标。

突然遭遇废标,价格高出400多万元的对手反而中标,格力感到难以理解,于是分别向广州市采购中心、番禺区财政局提出质疑与投诉,可是两边都认为此次废掉格力的第一中标候选人身份没有问题。2009年1月22日,广州市番禺区财政局作出“番财采(2009)1号”《政府采购投诉处理决定书》,驳回投诉。

串标围标?

广东石化何许人也?竟能打败国内空调行业的老大,高价中标。“公司做过多个省内重点工程,比如广州大学城的通气系统等等。”广东石化公司办公室主任张敏称。

而广东石化在广州市工商局的登记资料显示,广东石化成立于1986年,是一家国有建筑业企业,注册资金为6017万元。主要经营化工石油、机电设备安装、管道、消防设施、市政公用、房屋建筑、装修装饰、环保工程总承包等等。

相比项目2220万元的总标的,格力报价下浮20%,广东省石油化工建设集团公司下浮3.1%,其他投标人报价下浮分别为0.5%、2.3%、1.9%。对此,董明珠的质疑直截了当:“格力的成本在行业内一向算较高的,可即使报出1700万元的价格,我们也还有100多万元的利润,那个中标的2100多万作何解释?”

“以前就听说过,现在看来,我们很可能遭遇了‘串标围标’。”陈勇透露,在2008年10月,格力制作标书期间,就接到过“串标”的电话,“他们说,给你多少多少钱,大家一起‘运作’一下。”

当时格力对自己的产品很有信心,也做了很多准备。而2000多万元的招标项目,是格力难以割舍的,也就没把这个电话当回事,一口回绝了对方。“看到我们态度很坚决,他们也没有过多纠缠。”直到后来整个招标过程出现“惊天大逆转”,陈勇才发现,“各种极端情况都遇到了,这里面‘水太深’!”

在业界,“围标”又分为高价围标和低价围标,“我们遇到的是高价围标。”陈勇透露,“在几家最终入围的竞标企业中,除了格力,报价都很接近,最低的只在政府最高限价的基础上,下浮了10万元左右。”

在陈勇看来,评标标准中价格占据了40%的分数,在对方的品牌、技术相对于格力而言并没有绝对优势的时候,放弃这40分的综合评分,只有三种原因,要么是报出了一个“自杀价”,要么纯粹是来“陪太子读书”,要么就是对于中标早已胸有成竹。“事实如此,几家虽然都是高价,但其中有一家是相对低价,通过淘汰掉格力,顺延下来就是它了!”

而这次招标,很多地方看上去的确是为对手“量身定做”的。“广州市采购中心采购空调业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都是要求竞标者必须是空调厂家或者经销商,这一次却突然改成了只需要获得厂家的代理授权就行了。”陈勇一一指出了整个招标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潜规则”,“作为招标人,肯定会限制供应商的范围,要不你的售后谁来保证?”

可为什么这次招标放宽了门槛呢?“这次参与竞标的除了格力之外,没有一家是专门从事空调制造、销售的,那几家都是工程公司,这些公司和采购人有没有业务关系?很难说清楚。”在陈勇看来,“这次招标,除了格力,国内的那么多空调厂家没有一家来竞标,很可能是因为根本进不来,只好把产品交给这些中间公司来投。”

疑云重重。为了恢复自己的中标人资格,取消广东石化的中标资格,无奈之下,格力只好向番禺财政局的上一级机构——广州市财政局申请行政复议。

没有结果的行政复议

2009年4月22日,广州市财政局做出行政复议,认为“在该项目中,原评审专家参与了评审,已经与该项目形成了利害关系,但番禺区财政局仅以原评审专家第二次评审结果作为认定事实的最终依据,推翻了原评审结论,认定事实依据不足且有失公正”,要求番禺区财政局重新作出行政决定。

然而,就在2009年年初,番禺中心医院与广东石化却早已经签署了合同,并展开施工。2009年6月9日,番禺区财政局从专家库中再抽取不相关的7名专家组成核实小组进行核实“再审”,这已经是围绕“格力废标案”的第三次评标。结果不出所料,其中除一人支持格力之外,其余6人均认为格力投标文件不能满足招标文件条款的要求,是一个废标。据此,广州市财政局驳回了格力的申诉。

“这里面的问题就太多了,这是典型的事后取证。”格力方面仍然不依不饶,“项目都开始了,我们这边还在评标。而且很奇怪的是,这次参与评标的专家中没有一个是空调行业的。他们的评标意见书更是漏洞百出,对我们标书中的页码援引都不对,还有把‘制冷’写成‘制热’的,而且几份意见书竟然出现了雷同的错误。我都怀疑他们看过标书没有!”陈勇忿忿不平。

鉴于此过程中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广州格力第二次向广州市财政局申请行政复议。2009年9月18日,广州市财政局做出决定,维持番禺区财政局的决定。

“他们是在将错就错。”因为,就在第二天,9月19日,番禺中心医院就完成了整体搬迁。也就是说,这边格力还在奔走求告,那边项目早已完工。对于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董明珠感到十分愤慨,“你的行政复议是假的,你所谓的公平也是假的!”

尽管如此,格力方面仍未放弃。2009年11月2日,广州格力与广州市财政局的官司在广州天河法院开庭。11月30日,广州格力状告广州市番禺中心医院、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两个被告共同承担违法招标采购民事诉讼正式立案,并将择日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开庭。

与此同时,在12月31日因“告错对象”被天河区法院驳回上诉后,广州格力已于1月9日正式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行政上诉状”,要求撤销原审法院于12月31日做出的行政裁定,责令原审法院继续受理、继续审理广州格力空调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依然为原审被告的广州市财政局。

格力这一次是真的和广州市政府铆上了。“很多人劝我,说现在项目都完工了,再去告是没用的。可如果大家都不敢去讲,不去监督,政府的工作还怎么去提高?”“中国商界铁娘子”董明珠的倔强,再一次体现得淋漓尽致。

格力的倔强与信念

“我要给政府讨回400万元的差价损失!”2010年2月1日,列席广东省人大珠海代表团分组讨论的董明珠再提“格力废标案”,质疑政府采购部门浪费纳税人钱,将状告到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那里,“我1700万第一标中标,而且是自主产权的技术。而对方竟然找了个理由,说错了一个字要把你废标,选了个2100万的,多了400万。这个的产品质量肯定没有我好,我在这里可以这样说。”而汪洋则现场支招:“告他!”

针对董明珠的“告状”,广州市财政局长张杰明则坦言:“在这件事情上,即使用很苛刻的眼光来看,广州市财政局都没有任何的瑕疵,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不妥。”他表示,整个事情都是按照程序来走的,招标过程中是没有答辩环节的。至于格力的标书中为什么那些实质性的条款没有回应,“这个就要问格力了,你当时为什么不写这些东西?”

“《政府采购法》把评标的权力赋予专家,不是给政府部门,如果你认为专家在里头有什么问题,关键要有证据。”张杰明表示,“董明珠同志说她一定赢,我不知道这‘一定赢’是怎么回事。”

“大家认为我们是在和政府对着干,我却认为帮助社会向着好的方面发展,也是企业和企业家的责任。”面对广州市财政局的强硬回击,董明珠依然我行我素,“很多企业担心政府给自己穿小鞋,即使受了委屈也不敢声张。以前也没有人找过我谈这件事情,以为太过敏感,找我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是对的东西,我们一定回去坚持。这也是格力这么多年一直得到尊重的原因……”

实际上,政府采购并非没有规则。《政府采购法》早已自2003年实施,但一直就因为一些法律盲区和实施细则的缺位而受到诟病。现实中,某些地方屡屡恶意操纵这些灰色地带,出现了民族品牌受排斥、采购价格远高于市场价、专家数据库管理不善、评标专家自由裁量度过大、采购人“选择性”确认中标人,以及采购人与设备厂商恶意串通等现象。

所幸的是,就在格力与广州市财政局闹得沸沸扬扬之际,2010年1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旨在细化采购法的原则性规定。在《政府采购法》实施7年后,满载期望的实施条例终于姗姗来迟,条文中可以明显看到,其在增强可操作性上所作出的努力。至于“格力废标案”最终何去何从,我们将拭目以待。

双方的争端从法庭辩论漫延成为口水战。那么,在所有纷扰的背后,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多大容易恶变

上海妇科医院_有宫颈糜烂可以取环

西安莲湖正尚华西医院科室列表

上海输卵管堵塞在饮食上要注意什么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小为什么会导致女性不孕